日元空头创一年以来新高背后:迭创新高的日股缘何难救疲软日元

发布日期:2024-02-24 06:29    点击次数:203

迭创新高的日本股市与持续涌入的海外资本,仍难以拯救日元下跌颓势。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发布最新数据显示,全球资产管理机构持有的日元空头仓位创下过去一年多以来的最高水平。受此影响,过去一周日元兑美元汇率跌破150,截至2月20日11时,日元兑美元汇率徘徊在150.34附近。

与此对应的是,截至2月13日,日元头寸与东证100指数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56,创下202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表明当日本股指迭创新高之际,全球资管机构仍在不依不饶地押注日元汇率下跌。

“这的确不同寻常——海外资本大举涌入日本股市,却没能支撑日元汇率走强。”一位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经理向记者感慨说。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涌入日本股市的海外资本“一浪高过一浪”。仅在1月中旬,全球投资者净买入日本股票和股指期货头寸的52周移动平均线攀升至8.1万亿日元(约合540亿美元),创下2015年以来的最高数据。即便2月9日当周海外资本对日本股市的净买入额降至5.8万亿日元(约合386.7亿美元),仍大幅高于2015年以来的2.4万亿日元平均海外资金净流入水准。

在这位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经理看来,日元汇率走势与全球资本大举买涨日股出现如此严重的背离,一个重要原因是金融市场认为日本央行会放缓退出极度宽松货币政策(YCC)的步伐,加之美联储降息步伐变慢,导致日元兑美元汇率明显回落。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日元兑美元汇率累计跌幅达到6%,成为表现较差的发达国家货币。

“2月15日,日本政府报告显示,日本去年第四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下滑0.4%,远低于此前经济学家预期的增长1.1%,导致日本连续两个季度GDP环比下降,出现陷入技术性衰退迹象,也是全球资本有底气无视日股迭创新高与全球资本大举涌入日股,敢于继续沽空日元的重要支撑。”一位外汇经纪商认为。尤其是成本上升导致日本私人消费持续降温与企业支出继续低迷,令海外资本相信日元汇率下跌符合日本经济基本面走势。

但他强调,目前日本经济基本面与日本股市走势也存在较大的背离,疲软的日本经济基本面不会影响海外资本继续涌入日本股市淘金,原因是海外资本仍对日本上市公司增加利润分红与股票回购力度,以及更多投资资金进入日本股市持有较高的期望值。

记者获悉,持续下跌的日元汇率,也给淘金日股的海外投资机构带来新的烦恼。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多资产量化解决方案投资组合经理Wei Li表示,尽管不少海外投资机构看好日本股票,但鉴于日元可能会保持疲软,他们需要对冲汇率风险。

数据显示,受日元兑美元汇率再度跌破150影响,当前对冲日元贬值的三个月成本达到-5.6%,这意味着海外投资机构必须从日股投资利润里拿出不少资金,用于对冲日元资产的汇率贬值风险。

大和证券公司高级外汇策略师Yukio Ishizuki表示:“当日本股市上涨时,海外投资者出售日元以对冲股票收益的需求就会增加。”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日元兑美元汇率再度跌破150整数关口,市场对日本央行干预汇市稳定日元汇率的猜测再起。

一周前,日本政府官员表示,若有必要,当局仍准备采取适当措施以稳定日元汇率。

受此影响,日元期货未平仓合约一度触及6年高位,超过2022年底日本政府采取外汇干预措施的水平。

上述外汇经纪商指出,部分海外投资机构认为除非日元汇率突然大幅异常下跌,日本政府未必会采取干预汇市举措。究其原因,相当高比例的日元期货未平仓合约到期日是3月18日,当天日本央行正在举行新的货币政策会议,一旦日本央行释放尽快退出极度宽松货币政策的信号,海外资本就会迅速结清到期的日元期货合约,不再以此押注日元汇率继续下跌。

在他看来,鉴于日元汇率下跌带动去年12月日本出口大幅增长与赴日旅游火热,日本政府或许会继续默许日元汇率保持较低水准,以此继续提振出口与旅游等产业,助力日本经济尽快走出衰退风险。

记者还了解到,金融市场普遍认为,日本个人投资者免税制度(NISA)的扩大,也可能压低日元兑美元汇率。

野村控股公司分析师估计,NISA的扩大,可能会拖累日元兑美元汇率在2024年达到150的平均水平。

“因为这项制度可能会驱动日本本地投资者加大估值偏低、具备继续上涨潜力的海外股市投资力度,而不是追捧已经大幅上涨的日本股市。”前述外汇经纪商指出。这导致日元汇率将承受更大的下跌压力。

三菱日联银行高级货币分析师Lee Hardman指出,NISA改革无疑将助推日元汇率走低。

受此影响,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不得不采取一种看似自相矛盾的投资策略,一面继续追涨日股,一面则加大日元汇率沽空力度。这也构成日本金融市场的一个奇特景象——迭创新高的日股与海外资本的大举涌入,继续难以拯救跌跌不休的日元。



相关资讯